施雨欣 肖佳慧 假新闻,感觉现在的一些媒体有很多“假新闻”,对此你是怎么看的? <#21---->


时间:

对于现在的一些媒体存在“假新闻”这个问题,我来浅谈一下我的个人观点,仅供参考,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比如说:以趣头条为例。刚开始用趣头条的时候,只是从上面浏览一些奇闻异事之类的文章或者视频,觉得挺有意思,后来,随着进一步的观察,慢慢发现,有好多新闻都是假的,因此,到现在我也不去浏览了,直接就把趣头条App删掉了。

记得有一次,我母亲想学着炸油条,看到趣头条上发表的炸油条的方法,于是,就点进去了,点进去之后才发现,什么炸油条,都是广告,气的我妈恨不得把手机扔了。我只是举了一个事例罢了,也不能说趣头条上所有的新闻都是假的,这其中,还是有一些真实的新闻存在的。

现在,我把重点放在了今日头条,百家号,大鱼号上,总的来说,今日头条还是比较真实的,百家号审核的更为严格一些,不允许你发布假新闻或者盗版之类的,而大鱼号我也于今天刚刚注册成功,还没有开始发布任何作品。

无论是趣头条,今日头条,还是百家号,或者大鱼号,我只想说一点:那就是做媒体,我们是认真的,更是严谨的,不能有丝毫的马虎和大意,我们不仅要对得起我们自己,更要对得起全国亿万观众。

我是温超,欢迎大家来到温超文化传媒工作室。(最终解释权归温超文化传媒工作室所有)

当整个世界似乎都在为“假新闻”而战时,有些人可能会认为它现在已经被消灭了。然而由于社交媒体机器人对人类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低可信度的内容仍继续在社交媒体上蓬勃发展。来自印第安纳大学的一组研究人员最近对此进行了一项突破性的研究以此来确定低质量的新闻网站是如何将可疑文章散播到这么多人面前的。相信你已经猜到了,答案是机器人。

对此,外媒TNW采访了领导这项研究的Filippo Menczer教授。他告诉记者,尽管在Twitter上发布低可信度故事的账户中机器人只占了很小的比例,但它们对这些文章在Twitter上的传播却有着巨大的影响。

Menczer团队的研究表明,机器人负责让一个故事在发布的那一刻就看起来很受欢迎另外还会让它出现在容易分享低可信度内容的政治影响者的眼前。

据悉,该研究小组分析了1360万条链接到低可信度内容的推文,然后他们对这些推文进行了模拟。在模拟中,他们指出,删除这些机器人将能让低可信度文章的转发量减少70%。

显然,低可信度的内容依赖于机器人来传播,但检测到哪些账户是机器人则是一个更大的问题。Menczer告诉TNW,这是社交媒体的系统性问题,而不仅仅只是Twitter的问题。但是Twitter的数据是最容易访问的,所以他们才会选择它作为研究对象。

然而不幸的是,由于社交媒体的规模和范围,基本分析或用户调查已经不可能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为此,印第安纳大学不得不建立一套机器学习系统来识别机器人,此外他们还建立了另一个分析平台来将信息如何在Twitter上传播做了可视化处理。

据悉,这两个平台分别叫做Bometer和Hoaxy,它们能让Menczer及其团队成员能够确定哪些账户可能是机器人以及这些机器人在传播假消息上究竟有多有效。

解决方案

说到社交媒体上的主观真相似乎已经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居心叵测的人可以把Twitter作为试验谎言的培养皿,这样就很容易确定哪些谎言会成为政客们的谈资。低可信度的内容发布者可以让他们的故事以很少甚至在没有努力的情况下就传播开来,从而形成一个虚假的新闻反馈循环。

解决这个问题的一种方法是限制或清除机器人。尽管它们能做很多好事--比如传播合法的新闻、帮助小企业做广告、与客户接触、提供一种娱乐形式--但它们也是一种能够绕过人们常识的强大工具。

但禁止机器人是一种未经思考而做出的反应。对于那些合法将机器人用于娱乐或学术目的的人来说,实施起来很困难同时也存在问题。

加州最近出台了一项立法,其规定机器人操作为违法行为,除非它的创造者在机器人的社交媒体简介中明确表示这不是一个由人类操作的账户。这类措施可能会遏制住住在加州的机器人创造者的浪潮,但此类法律却将很难实施。

目前唯一真正的解决方案是成为更好的消费者。

没有参与印第安纳大学团队研究的MIT社交网络信息传播专家Sinan Aral告诉Science News:“我们是这个问题的一部分,要变得更有眼光、不能转发错误的信息,这是我们的责任。”

因此,由于这些价值数十亿美元的技术公司不知道如何确保它们的服务不被简单的代码所利用,所以用户可以花时间免费监控它们的网络。

但现实是,大多数人都没有时间把每一个看起来可疑的新闻故事都报道出来。更糟糕的是,在一篇报道被上报后,事实核查人员可能需要数小时或数天的时间才会判定该报道是否是“假新闻”。

一种解决办法是利用AI实时自动核查事实,这样用户就能在阅读故事之前让自己心里有个底。然而这并不是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案,但它确实能为那些迷失在假新闻海洋中的人提供一个回归的桥梁。